那一晚,下着雨

那一晚,下着雨。

我坐在德士里,车被困在车龙里,而车龙被困在大雨中。车子寸步难行,我原本焦虑的心情反而渐渐平静下来。

那天早上一到学校,就接到PL发来的简讯,问说晚上是否出席华初校友会主办的校友聚餐。我这才恍然记得。一个月前我还在面簿上发了信息给高中同学。我们那一班有一半的同学在各地工作,能去的人本来就不多。那条信息后来应该是湮没了,而我也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
  早上公务多,我没回PL的简讯,况且傍晚在校外有会议,就没去想晚上要不要出席了。到了中午,另一个PL也给我传来简讯,提醒我一定要出席。这两位同名的老同学,大学时一起在民歌餐厅演唱,隔了这么些年还那么“心有灵犀”,不约而同地提醒我参加校友聚会。

就去吧。虽然不知道会见到哪些多年不见的朋友,但决定就去看看吧。傍晚会议结束后,开始下起小雨;我匆匆上了一辆德士,便往华初去了。

啊,华初。这是一个被淡忘了的名字吗?2005年,华侨中学和华中初级学院合并,“华初”这个名字就从媒体上消失了。两校同根同源,我也是两校校友,理应接受合并一事。可是,每每想起“华初”就此走入历史,心里还是无限惆怅。一些老同学一提起这件事,总对“华初”的实存名亡不以为然。

德士开了老久,而雨越下越大。终于到了母校,地铁嘉庚站正在施工,在大雨中学校的样子看不清。可是一下了车,看到一如既往的校园,也看到许多和以前的我们一样,还留在学校学习的学弟学妹,我很快便记起了礼堂的方向。

这次校友聚餐,只邀请了其中三届的校友。我本以为还下着雨,到的人可能不多。一踏入礼堂,看到的却是满满的两三百人。我愣了一下,还不知道怎么反应时,远处传来SH的声音:“去登记,先去登记!”啊,上次看到SH是她的大喜之日,现在的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。

我随着其他校友一起排队登记,YY突然出现在我身旁。啊,上次看到YY是在伦敦,一转眼他调回新加坡工作也几年了。接着,一如电影的老桥段一般,我见到了很多许久未见面的同学、学长,有些还是毕业后第一次见面。

雨势渐渐小了,来的校友好像越来越多。校友会安排了两位在籍的学弟妹主持,可我们怎么有心思去细听他们说些什么呢。台下的我们忙着寒暄拍照,而台上则忙碌地投映着那些年一张张照片中记录下的青涩的我们。

我隔天早上有工作,没能等聚会结束就先离去。走在天桥上,看着还在落着的细雨,空气微冷。我想起了那年参加“黄城夜韵”,每晚都搞得八九点钟才回家,就像是今天一样。那时的晚上,也曾和现在一样,下着雨。

--刊于《联合早报·现在》2012年8月15日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