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拟坐标

S,祝你生日快乐!

自有了面簿账号后,给远方的朋友捎去祝福似乎成了简易不过的事情。我的面簿墙上天天都有朋友给各自的友人发送生日祝福。原来只有家人和挚友知道的生活小事,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广告天下。

我们这一代人在踏入社会工作后,社交网络才开始流行。于是,不时可以看到念旧的老朋友把一张张已经泛黄的相片,不厌其烦地存入到社交网络上,像是为自己重新建构人生的上半场。生于这个时代的数码原住民则不同,他们自小便开始用面簿、推特等,有甚者更是把生活上的大小事都贴上网,像是提早给自己写回忆录了。而那些一出世父母就为他们建立面簿的小朋友,长大后是否能够了解我们需要重新谱写年轻岁月的感受?

互联网是善于记忆的。任何上传到网络上的资料,即使大费周章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删除。我想起了日本漫画《攻壳机动队》。作者想象在不久的将来,人类可以透过在大脑中的电子线路,把意识和数码网络连接起来。即使躯壳已经死亡,意识还是残留在网络中。现在的我们忙碌地在社交网络上刻录关于自己的种种资讯,是否相等于在虚拟世界中建构了另一个自己呢?

当我们有一天离开尘世后,又有谁可来处理数码世界中的另一个自己?像是高中同学S,去年罹患癌症去世了,他留下的面簿账号,大家都不舍得把他从朋友列表中删除。我看了朋友们给S写下的新的生日祝语,有了再次去阅读他患病前后记录的生活点滴的冲动。我那时是从面簿上知道他患癌的消息的,而他在面簿上乐观的文字让我以为他定能安然康复,哪知他的病情急转而下。某天下午我看到了大家给他写告别文字,他的面簿账号便从此冰封在网络中,新添的只能是别人给他写的留言了。

只要开了社交网络账号,我们都将在虚拟世界里留下一个永恒的坐标。在我们离去之后,它将像是记载了我们一生的墓碑,让偶然路过的朋友追思怀念。

当我离去时,我的虚拟坐标会是什么样的?朋友是否也会像追思S那样,偶然经过我那来不及关闭的面簿墙上,留下只语片言呢?我看着别人在S的面簿墙上留下的祝语,心中默默地祝福:S,生日快乐!

--刊于《联合早报·现在》2012年6月20日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