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名状

早报几周前发来简讯,说正策划《四方八面》新栏目想找我和其他校长轮流写。上一次写文章是很久远的事情了。不过,想想和其他同事轮流写文章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,便答应接下这份任务。

可是,写专栏需要定专栏名,我一直苦苦思索都没想好专栏的名称。我当初答应写稿时,说明了我不愿只写教育课题。能写的关于教育的人、事、物俯拾皆是。正因如此,我不愿意就被这么定义了。

写作来自于生活,而生活不应设下限制。越是对工作有热忱的人,越是必须不断去发掘生活中其他的可能性,永远保有对生活的好奇心。了解校外的变化发展,才能更好地透析校内的事务;接触社会的脉搏,才能更清楚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。我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框架中,等于是给自己贴上了标签。

我们往往不自觉地用标签把别人给限定了。譬如,有些人认为理工科专才擅于逻辑思考,和用文字抒发情感的作家是风马牛不相及的。其实不然。小说家张系国是计算机教授;刚在年初辞世的散文家陈之藩是电子工程学教授;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罗尔德·霍夫曼(Roald Hoffmann)同时也是一名诗人。他们除了在自己的理工科专业领域中有杰出贡献,也以人文关怀的笔触来诠释这个世界。他们的身份既是科学家,也是作家。

还有很多被标签限制了的其他例子,而我们总是忘了标签往往只是一个无法完整形容事物的词语。像是我们近来经常提的“邻里学校”,其所代表的实质内容并非是标准、划一的学校。如此以偏概全的描述实在不足以形容每一所学校的特点。像是小时候常听外婆说的“潮州好练,福建大骗”,又岂是所有潮州人和福建人的特性呢?

因此,我希望这个栏目可以允许我涂涂写写,无需只执著于一痕、一点、一芥。写到这里,又想起了栏目名称未定。既然想写的东西无法具体形容,便想起了“不可名状”这句成语。“不可名状”出自《老子·第十四章》:“绳绳不可名,复归于无物,是谓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。”这可真是太棒了,正好可以让我附庸风雅一番。于是便决定把专栏定名为“不可名状”。

--刊于《联合早报·现在》2012年5月16日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